妈祖传说

清代沈复《浮生六记·海国记》非最早记载钓鱼岛属于中国的文

时间:2012-12-5 18:31:10  作者:  来源:  查看:214  评论:0
内容摘要:《参考消息》于2009年12月4日据“中央社台北12月3日电”,在第4版刊发《钓鱼岛属于中国再获文献证明》一文,称钓鱼岛属中国领土最近出现新证,其依据是香港《文汇报》曾于2008年6月连载作者彭令对清代沈复《〈浮生六记〉卷五佚文的发现及初步研究》一文,并根据彭令的研究得出:“钓鱼...

《参考消息》于2009年12月4日据“中央社台北12月3日电”,在第4版刊发《钓鱼岛属于中国再获文献证明》一文,称钓鱼岛属中国领土最近出现新证,其依据是香港《文汇报》曾于2008年6月连载作者彭令对清代沈复《〈浮生六记〉卷五佚文的发现及初步研究》一文,并根据彭令的研究得出:“钓鱼台早在200年前即归属中国。”的结论。彭并称:“1808年沈复经钓鱼台赴琉球途中,对岛周边情形及方位都有详细目击记载。这比日本宣称古贺辰四郎在1884年发现该岛的时间早了76年。彭令并以沈复《浮生六记》第五记《海国记》记载的:“十三日辰刻,见到钓鱼台,形如笔架,遥祭黑水沟,遂叩祷于天后,忽见白燕大如鸥,绕樯而飞,是日即转风,十四日早,隐隐见姑(久)米山,入琉球界矣”。   《浮生六记·海国记》系清代沈复于1808年前往琉球沿途对我国固有领土钓鱼岛的原始记载,在该记中,沈复详细记录了琉球册封使途经我国钓鱼岛遥祭黑水沟,祈救妈祖保佑的史实,为钓鱼岛属于我国固有领土及妈祖护佑册封使增加了新证。但把此发现说成是彭令“惊人发现钓鱼台早在200年并即归属中国”,却大大缩短了钓鱼岛早在明代以前就归属中国的历史史实。    据明陈侃《使事纪略》记载,他于明嘉靖十二年(1533年)被明嘉靖皇帝任命为册封琉球正使,在前往琉球的途中,汪楫对钓鱼岛属于中国就有明确记述:“十日(五月)南风甚讯,舟行如飞;然顺流而下,亦不甚动。过平加山(又称彭佳山(平、彭闽为谐音),过钓鱼屿,过黄尾屿、过赤屿,目不暇接,一昼夜兼三日之程;夷舟帆小,不能及,相失在后。十一日夕,见姑(久)米山,乃属琉球界者。”    保侃,字应和,浙江鄞县人。明嘉靖五年(1526)进士,十二年(1533)以吏科给事中充任册封琉球正使,偕副使高澄(嘉靖八年(1529)进士,官行人司行人)一同赴琉球册封琉球国王。   《使事记略》为陈侃于明嘉靖十三年(1534)册封琉球归来后在福州所撰,《使事纪略》为陈侃《使琉球录》一书的第一篇,全文约一万字。    陈侃《使琉球录》是现存年代最早的一部使琉专著。其成书时间据作者自序落款时间嘉靖甲午阳月望日四明陈侃书於闽之长春堂。据《使事记录》所记,陈侃等是于嘉请十二年(1533)年十月初二日回福州的,并在福福州完成撰写《使事纪略》的。    陈侃在《使事纪略》一书中,所记的他从嘉靖十二年(1533)从中国大陆启航前往琉球途中,于同月十日途经平加山,钓鱼屿、黄尾屿、赤屿,至十一日夕才到姑(久)米山,该文称姑米山“乃属琉球界者”。说明,现在的久米山才是琉球界,而钓鱼岛则属中国领土。    在陈侃、高澄奉命册封琉球后的73年,明万历皇帝又于万历三十四年(1606)派夏子阳为正使,王土祯为副使前往册封琉球国王。夏子阳在册封琉球国王的航程中,对钓鱼岛属于中国的领土也有详细记载:二十九日早,隐隐望见一船;众喜;谓:“有船,则去中国不远;且水离黑入沧,必是中国之界”。    夏子阳(1552-1610),字君甫,号鹤田,江西玉山六都人。明万历十七年(1589)进士,万历二十四年以兵科给事中充任正使,偕副使司行人王士祯(山东泗水人,于万历二十六年(1598)进士赴琉球册封。   从夏子阳于明万历三十四(1606)册封琉球国王归来后所作的《使事记》,对中国与琉球的分界为黑水沟,并对黑水沟作了详细的记述:“连日所过水皆深黑色,宛如浊沟积水,或又如靛色;忆前《使录外遗》称:‘去由沧水入黑水,信哉言矣’”。并明确指出钓鱼岛与琉球岛分界线为:“且水离黑入沧,必是中国之界”。在这里,夏子阳亦明确记载以钓鱼岛与球琉之间的海沟(黑水沟)为界。 清康熙二十二年,康熙帝委任汪楫、林麟昌为琉球册封使时,汪楫在《使琉球录》一书中,也明确指出钓鱼岛与琉球岛之间的海沟(黑水沟)为“中外之界也”。查汪楫《使琉球录》的记载是:“二十二年(1683)六月十六日,由福建南台登船。”“及二十四日天明见山,则彭佳山也,不知诸山何时飞越。辰刻过彭佳山,酉刻遂过钓鱼屿,船如凌空而行,时覆欹侧。二十五日见山,应先黄尾后赤屿,无何,遂至赤屿,未见黄尾屿也。薄暮过沟,风涛大作,投生猪羊各一,泼五斗米粥,契纸船,鸣钲击鼓,诸军皆露刃俯舷作歃状,久之始息。问之义何取?中外之界也?”  汪楫,(1626-1089),字汝舟,号悔斋,安徽休宁人。清康熙十八年(1679)荐应博学鸿儒试,列一等,授翰林院检讨。二十二年(1683年)充任册封琉球正使,偕副使中书舍人林麟昌(字石来,莆田人,康熙九年进士)册封琉球。    汪楫的《使琉球杂录》所记的:“二十二日由福建南台登船,二十四日天明见山,辰刻过彭加山,酉刻遂过钓鱼屿,二十日五见山,应先黄尾,后赤屿,……,薄暮过沟,……‘问沟之义何取?曰中外之界也’”。该文献进一步明确,钓鱼岛与琉球之间的海沟为“中外之界也”。     从上列汪楫所记关于钓鱼岛属于中国固有领土的文献,是笔者所能仅见的资料,有可能尚存在钓鱼岛属于中国领土比这的更早的文献记载,矣今后新的发现。但就明代陈侃、夏子阳、清代的汪楫所记载钓鱼岛属于中国领土的文献看,早在456年前,陈侃在《使事记略》文献中,所列平嘉山、钓鱼屿、黄尾屿、赤屿,古(久)米山诸岛中,特别指出只有久米山才属琉球界。而夏子阳“且水离黑沧入,必是中国界”。汪楫的“沟之义何取?因中外之界也”。说明陈侃记述钓鱼岛属于中国的领土,离日本所宣称的古贺辰四郎最早发现琉球早了351年,夏子阳记述钓鱼岛属中国领土,比古贺辰四郎早了278,离汪楫记述钓鱼岛为中国领土,比日本古贺辰四部早了200年。  陈侃于1533年记载钓鱼岛属于中国,比沈复1808年的记述早了275年,夏子阳关于钓鱼岛属中国领土的记载比沈复的记载早了202年,汪楫关于钓鱼岛属中国领土,比沈复的记载亦早了124年。     所以,只能说彭令发现了清代沈复所记由钱咏抄写的沈复的《浮生六记》中关于钓鱼岛属于中国的记载进一步证明钓鱼岛是中国固有领土,沈复不是记载钓鱼岛是中国领土的第一人,早在明代,陈侃于1533年就记载了钓鱼岛属于中国。同时,明代的夏子阳于1606年亦进一步明确记述了中国与琉球的分界是以中国的钓鱼岛与琉球之间的海沟为界。以后的汪楫,则进一步记述了以钓鱼岛与琉球之间的海沟为界。至此,彭令认为根据他新发现的文献——沈复的《浮生六记》的记载证明早在二百年前钓鱼岛即归属中国则大大减少了钓鱼岛早在明嘉靖十二年(1535)即属中国的历史事实,钓鱼岛早在明嘉靖十二年之前,即为中国固有领土。


《妈祖文化网》妈祖个人域名 www.mazu.name 《中国林氏宗亲网》www.04138.com 旗下公益分站  站长QQ:9796964  邮箱:lin@lim.cc

粤ICP备8880413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