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祖传说

明清戏曲中的天妃形象

时间:2012-12-5 18:30:49  作者:  来源:  查看:180  评论:0
内容摘要:明清时代,随着天妃妈祖影响的扩大,剧作家为了剧情需要开始在戏曲中加入妈祖神话情节,或塑造妈祖形象,这个文学现象除了较常见于莆仙戏剧种外,也见于外地作家的许多戏曲作品。如明代著名剧作家汤显祖的“临川四梦”之一的《邯郸记》第22出“备苦”中就有书生落水后呼唤“哎哟!天妃圣母娘娘,一片...

明清时代,随着天妃妈祖影响的扩大,剧作家为了剧情需要开始在戏曲中加入妈祖神话情节,或塑造妈祖形象,这个文学现象除了较常见于莆仙戏剧种外,也见于外地作家的许多戏曲作品。如明代著名剧作家汤显祖的“临川四梦”之一的《邯郸记》第22出“备苦”中就有书生落水后呼唤“哎哟!天妃圣母娘娘,一片木板儿,中甚用呵”的道白。明代,反映郑和下西洋等史事的几种戏曲中也都有天妃人物。清代,随着妈祖神格的提高和影响的进一步扩大,出现妈祖情节和形象的戏曲更为多见,笔者所见者就有七八种。这些天妃妈祖基本都是以忠正和慈悲的女神形象出现,体现了剧作家对天妃形象的定位和认同。以下选择笔者认为较主要的几种明清戏曲作品加以介绍,供进一步研究参考。  一、明代杂剧《奉天命三保下西洋》中的天妃杂剧《奉天命三保下西洋》未署作者姓名,作于万历四十三年(1615)之前。钞本原收入明人赵琦美辑《脉望馆钞校本古今杂剧》(简称《古今杂剧》)之中。脉望馆是赵琦美的藏书室。赵琦美(1563-1624),原名开美,字玄度,别号清常道人,江苏常熟人,父赵用贤,万历朝吏部侍郎,赠尚书,谥文毅。琦美以父荫出仕,历官太仆丞、刑部贵州司郎中。《古今杂剧》共收入元明杂剧242种,《下西洋》即其中六种明人杂剧之一。本剧本是1938年抗战时由郑振铎苦心寻访搜购而得到,弥足珍贵。    本剧分为四折。头折写明成祖下诏推选下西洋“和番”统帅,众官员推举三保太监郑和任下西洋正使。接受使命后,郑和保举太监王景弘、副使曹铨、奉御刘林保、潘子成、牛金柱五人,以及“老诚勋旧大臣”平江伯陈瑄一同下西洋。第二折前一部分叙西洋国王会同爪哇国、报达国、占城国、天方国等夷长,汇聚古里国,共商向天朝进贡宝物之事;后半部分述郑和出洋前,率领王景弘等官员祭拜天妃,祈求天妃娘娘保佑。天妃显圣与郑和在梦中会晤,面授机宜,允以保佑承诺。第三折“楔子”写郑和用计降服阴谋拦截天朝船队,夺取货物的苏禄国王等人;正文叙西洋国王会同各处夷长在郑和船队到达时献出夜明珠、珊瑚树等宝物,表示归顺天朝真诚之意。第四折写郑和携同西洋国王等返回中国,皇上命人安排在驿亭筵宴庆贺,最后是皇帝论功行赏,皆大欢喜。 剧中天妃妈祖出场在第二折郑和率众“祭海”之时。“外扮天妃娘娘领二侍妾执扇掌扇上”后,天妃唱:起立乾坤大地宁,驱雷唤雨聚神兵。四时享祭民安乐,保助山河社稷兴。然后自报家门云: 吾神乃天妃神圣是也,执掌乾坤,通灵宇宙,统领三界大小神祇,镇世间江河淮济。吾神受上帝敕令,管领九江之总,雄镇五湖泾流。吾神立庙在此江口,调和风雨四时均,拥护江河风浪静。今有天朝钦差内直忠臣太监三保等官,前往海外西洋等处,和取方物,今驾海船数只,在此江口屯住。今日他同众官要来祭祀吾神,祈保浪息风停,海舟平安回国,这早晚众钦差敢待来也。    接下是“净扮庙官上”,自报名姓并顺便介绍天妃云: 小道是这江口上天妃宫里庙官是也。这座庙是宋朝以来建立的祠堂。我这天妃娘娘,好生灵圣,但是往来人等,过海登船,必须先祭了俺神道,平风静浪,若不祭了俺神道,打头风就来,哪个敢开船?今日钦差太监三保与众官要下西洋去,今日安排祭礼,要来祭祀俺神灵,我恰才收拾了香案,这早晚众官敢待来也。 紧接着的就是太监王景弘同副位曹铨以及潘子成、牛金柱、刘林保、平江伯等下西洋主要官员来庙祭拜天妃。一时吹吹打打,祭仪颇为隆重。  最后则是“正末”扮演的郑和上场,他自报姓名并述祭拜因由道: 小官太监三保是也,自离帝都阙下,与同众宫人来下西洋,赍捧着宫里的赏赐等物,喜得一路平安,来到这江口天妃纪娘娘庙前,必须先祭了神明,然后方可开船。看了这江口波涛一派,是好水势也呵。 继而唱《正宫端正好》道:   我则见碧澄澄向东流,更和那白茫茫天南际,绿波翻映日辉辉,看了这滔滔不断三江水,熬尽了多少英雄辈。 又唱《滚绣球》:   则俺这大明朝有气势。普天下皆顺归,端的是太平之世。麒麟现、丹凤来仪,战袍换紫袍,征旗改酒旗,乐丰年谷生双穗,庶民安、足食丰衣。则为俺君王有德过尧舜,更那堪臣宰忠良胜吕伊,保助着万里华夷。 郑和上香后,对天妃娘娘诉说道:   天妃圣母娘娘,小官三保等,今奉圣人的命,差遣下西洋和番去,先祭了娘娘,才敢开船也。 众人上香下跪,庙官念《祝文》云: 维永乐十七年,岁在戊午四月癸卯朔,内直忠臣郑三保等,谨以清酌庶品之莫,敢昭告于天妃神圣之前。今遵敕命,漂海乘舟,西洋和番,顺浪长流,神灵护佑,异品多收,早还本国,满载回头,三献酒礼,众拜相求,伏惟尚飨!    此后,郑和“觉一阵昏沉上来”,“就着这书案权时盹睡”。他梦见天妃在叫:“三保!三保!”并说:“三保,你休惊莫怕也。”郑和方明白见到了天妃娘娘。于是唱《脱布衫》道:    散天香满殿光辉,你神灵显圣施威,我这里躬着身旁边侍立,有何事把咱训诲?    天妃说:“你今同众官下西洋,不消你费心劳力,那外国夷人,将宝物都预备下也,你这一去,必然满载而归也。”    郑和唱《醉太平》: 你教我休劳心费力,他那里准备下东西,到来日亲临海上要珍奇,得便宜就回。我则待悠悠荡荡无违滞,茫茫渺渺随波势,有一日平平稳稳众回归,我直着满朝纲赞喜。天妃说:“三保你听者:则为你忠诚报国,真意向神,此一去不动干戈,自然得宝回来。三保,则为你秉性忠良,奉钦差命亲下西洋,取了宝回还大国,才显俺神圣高强。三保,你休推睡里梦里。疾!”    此后天妃与侍女二人跟下。    待到郑和醒后,觉得十分高兴,对众人说:“恰才我盹睡着了,有天妃娘娘,梦中与我说,海外夷人,将宝物都预备下来,则等俺取讨去哩。”大家一时信心倍增。于是马上开船出洋。    本折在《尾声》合唱中结束。辞曰: 拜辞了神堂庙宇,乘舟起,直至那海外偏邦,取宝贝。祭神灵,亲祷祈;睡昏昏,惊梦回;见天妃,说就里;他说道,不用您费力,劳心自然得!   本剧中天妃称赞郑和是“秉性忠良”、“忠心报国,真意向神”,故力佑他“此去不动干戈,自然得宝回来”。这里的天妃,完全是一位护国庇民、保护忠良的女神形象。剧中富于浪漫主义色彩的情节,契合人们信仰妈祖,祈求天妃保佑的心灵需求。在这部以航海为题材的戏剧中,约有40多个人物,但几乎是清一色的男性,而天妃和她的执扇、掌扇的侍女,则是剧中仅见的女旦角色,她们的出现,无疑亦为这部男性戏增加了一道亮丽的风景,增加了故事的戏剧性。 二、明末杂剧《西台记》中的天妃 《西台记》杂剧共四出,作者陆世廉(1585-1669),明末戏曲作家,字起顽,号晚庵,又号生公,别署遐园主人,江苏中洲(今苏州市)人。早年为诸生,以文受人赞誉,但九次参加乡试都没有中举。崇祯十三年(1640)因得人举荐任广州府通判,后曾在南明永历朝任梧州知府,官至光禄寺正卿。明亡,归隐于故乡。有《晚庵集》等。本剧取材于南宋末年史实。叙书生谢翱与邹沨被文天祥招致幕府,参议军机。元兵南侵,文天祥战败被俘,拒绝元将博罗劝降而殉国。文的部将张世杰保护幼帝及杨太后乘船退至南海。天妃娘娘奉玉帝圣旨,派龙神、风伯、雨师等颠覆船只。宋帝等皆落水而亡。谢翱流落浙江,到富春山下严子陵钓台故址,在西台设文天祥灵位,祭奠恸哭,邹沨亦赶来同祭。剧本实是借宋末史事,痛悼明朝之亡,剧作透露出一股强烈的民族情绪。 本剧中天妃在第三出出场。当“正旦扮天妃引女从上”后,唱道: 桑田变海谷为陵,    千古兴亡一盏灯。 诧道春光好风日,    履霜早已积坚冰。 然后是天妃自报家门:    小圣天妃,闽中林氏女也。坐镇沧海,驱策风涛,得制人间死生,遂领千年香火。总之运数有定,敕旨难违,小圣不过奉行文书而已。可怜赵宋三百年社稷,数已垂尽,应是胡元入主中国,虽忠臣义士,极力挽留,终亦不易。今帝舟颠覆,倾荡无余。只那都统张世杰,拥兵海上,犹思再举。彼亦劫中人也,岂能独存?但其忠诚自矢,可与日月争光。我已奏闻上帝,欲敕他共理海中政务。已奉谕旨,即宜从事。左右!可传我旨,请龙神议事。    剧本接着是“副净扮龙神,领风伯、雨师上”,天妃对他们一一交代任务后,诸水神分头去执行覆荡宋帝一行及宋将张世杰的任务。待到风伯最后出场道:“好一个张都统,船已覆没,我事已办,回复天妃去”,则天妃及其部将的任务遂告完成。剧中有末角人物唱《南吕薄幸》道: 鼓已无声,兵罢莫进,看万叠波涛震。南风不竞,帝宫何处,恐崖门难稳。摧颓尽,犹兀自心头耿耿,论死碎,原是吾曹职分。    曲词借剧中角色诉述了作者的悲悯和无奈心绪。本剧中的妈祖是一位忠实执行天帝的天神形象。她虽然对宋帝及其忠臣崇敬悲怜,但无奈“运数有定,敕旨难违”,她不得不“奉行文书”,以令“帝舟颠覆”。她能弥补的只是把“忠诚自矢,可与日月争光”的忠臣张世杰,死后招到了自己麾下,做了个水神,“共理海中政务”。本剧中妈祖的形象,实是作者心境的寄托和反映。三、清初传奇《钓鱼船》中的天妃    清代传奇《钓鱼船》共31出。作者张大复,名彝宣,字心其,又作星期、心期,江苏吴县人。居苏州阊关外寒山寺,因自号寒山子。“粗知书,好填词,不治生产。性淳朴,亦颇知释典”(《曲海总目提要》)。他虽是一位下层文人,却是明未清初一位卓有成绩的戏曲作家,有传奇、杂剧和曲谱等数十种传世。《钓鱼船》为其29种传奇作品之一。  《钓鱼船》故事演绎《西游记》中刘全进瓜有关情节,但有较多的发挥。如把原来的人物刘全改为吕全。剧本写隋代长安隐士吕全在泾河捕鱼。得长安术士李淳风指点,所获甚丰。他提鱼到李淳风处致谢,李告诉他说当天有大难,吕全就在其处暂避,而吕妻却于中午翻船落水。原来泾河龙王恨李泄漏天机,让吕全滥捕水族,以此作为报复。吕归家知妻已死,设灵祭奠,而吕妻死后已入枉死城中。泾河龙王闻知李淳风料事如神,不肯服气,以下雨时间和雨量与李打赌。时玉帝传旨让泾河龙王行雨,时间和雨量同李预言一致,龙王为了赌胜,在行雨时故意稍错时辰和略减雨量。李知龙王故意违犯天条,难逃处罚,于是让他向唐太宗求救。玉帝让人曹官魏征和天曹官、地曹官审议龙王违旨一事,魏征执行圣旨把龙王斩首。龙王恼恨唐太宗不肯说情,予以报复,致太宗和御妹琼英病亡。天妃娘娘怜太宗阳寿未尽,救太宗还阳。太宗为向天妃娘娘表示感谢,出榜求人去阴司进瓜。吕全揭榜,愿意进瓜。吕魂至阴司后,天妃娘娘感其诚意,助他和妻子均复生阳世。吕全之妻借琼英之躯还魂。吕全进瓜有功,官拜驸马都尉,但他向太宗表示不愿受封,只求得到一只钓鱼船,夫妇寄身于江海烟波之中,逍遥度日,太宗许之。    本剧把故事背景置于唐代,把宋代出现的天妃娘娘前推数百年,不过这在文学作品中并不奇怪。如《天妃娘妈传》的故事背景更上推至汉明帝。荒诞的情节中,实寓有深意。吕全的人生抉择,乃折射出明清更代之际一部分知识分子在动荡不安、兴衰无常的现实社会中悲观恐惧、渴望远害全身的心态。此剧中天妃是一位慈悲济人,爱憎分明的女神形象。她从第21出开始登场。先是令幽冥判官崔珏勾取唐天子性命。第22出写在“天妃娘娘”宝殿中,当报“启上娘娘,唐天子请到了,在宫门首”时,天妃传道:“快请相见。”这使皇帝十分感激,于是自述“我李世民以信义待人,无可对人言者”以及那泾河老龙自犯天条,被“魏征呵一梦,龙身斩却来”的种种真象和冤屈,在“老龙天数已尽,奈唐天子洪福未终”情况下,天妃命判官和金童玉女“幢幡宝盖送唐天子还阳”。因唐皇于阴间“在天妃娘娘面前许下差人送瓜致谢”的允诺,还阳后唐皇“岂肯失信于神明”,于是出榜招选去阴间献瓜之人。结果吕全揭榜愿意赴死。当吕全去阴间时,途遇恶怪相侵,好得天妃娘娘相救。天妃告诉他:“方才就是泾河老龙,与你夙世冤愆,非我到此,定为齑粉!”并告诉吕全:“我非别的,乃是天妃娘娘,微服到此。”而吕全则以一首《镇寒窗》告诉天妃他来阴间缘由。唐天子啊,自回生,佩德无涯。百姓群臣,感不加。奈阴阳阻隔,海角天涯。敬呈瓜果,垂怜鉴纳。小人啊,弃微躯,奉旨黄泉下。全仁信义非假!    天妃被吕全品格所感动,于是“吩咐收下瓜果”,并表示“待我移文冥府,添汝阳寿一纪,甲士送回阳世。”在天妃娘娘的神助下,不但吕全还阳增寿,其妻也还阳复生。夫妻俩最后“同拜天妃娘娘放归之恩”,然后举行了新婚合卺之礼。按莆仙戏也有《刘全进瓜》剧目,但剧中无天妃人物。    四、清代杂剧《感天后女神露筋》中的天妃    该剧本刊行于乾隆甲申年(1764),简称《露筋》。作者杨潮观(1712-1791),字宏度,号笠湖,江苏无锡人,乾隆元年(1736)举人,历官山西、河南、云南、四川四省,担任过16任知县、知州。任职期间,廉洁自守,为民请命,颇著政声。公余之暇,喜编写剧本,抒托胸臆。在知四川邛州时,筑吟风阁,与文友吟啸其间,并将所编32种杂剧汇编为《吟风阁杂剧》,《露筋》即为其中之一。  按露筋女原是唐代传说的江苏高邮一位贞节女子,历代文人咏赞作品甚多。作者取此题材,重新创作,加入了后代天妃神话,借以赞颂作者心目中的贞洁烈女,褒扬其坚韧不屈的可敬精神。  故事叙扬州少女路金娘因母亲病在舅家,随嫂子往视。适逢新秋雨过,路滑难行,以致日暮未达。金娘决意露宿一宵。而其时有牧童告知她们该地“多年蚊子老成精,蚊子成精会吃人”。于是嫂嫂叫牧童小哥引路“到村庄里人家去借宿一宵”。但金娘道:“你我年轻妇女,怎好昏夜去投宿人家,这断使不得!”看到蚊子聚来,嫂子十分害怕,还是跟了牧童去找宿处。而金娘则坚持露宿野外。当晚在蚊子的围攻下,金娘跳崖自尽。正在此时,“雨师洒道,风伯清尘”,原来是赶赴天庭的天妃娘娘,圣驾经过扬州。她遥见一道怨气冲天,亟招当方土地神来询问。土地便把金娘探望母病,路阻邗沟,全节守贞,死于众口之事奏明。天妃悲悯,命土地宣金娘鬼魂来见,问明原由,揭去魂帕,果然为小丑所伤,额筋尽露。天妃因她以身殉节,贞孝可嘉,乃奏明天庭,封她为“露筋神女”,并收为部下,做了邗沟一带的水府女神。  剧中除主角金娘外,天妃也是主要人物。当“小旦扮天妃侍从”上场后,有《南吕·生查子》唱曰:  海上显神威,天一群神首。  普渡世间人,伸出拏云手。  天妃上场后,自报家门: 吾乃天妃圣母是也,来从水府,奏事天庭,经过扬州地界,遥见一道怨气冲天,不知是何事体。当方土地何在? 土地应命禀明事体后,天妃就“宣那金娘鬼魂来见”。问明情况后,天妃道:   金娘听吾谕旨:从来幽明一理,务要佑善除邪。你将来秉仗威灵,便可代天行化,吾当上奏天曹去也。   本剧剧目称“天后”,但剧本中仍只称“天妃”。其所塑造的天妃是一位“佑善除邪”的慈悲水府女神,金娘因她的褒奏,终于“好显得香名千载流,无限芳菲杜若洲”。  五、清代传奇《奎星见》中的天妃   本剧又名《教中稀》,署名积石山樵撰。作者真实姓名及生平事迹未详。今存《奎星见》抄本有“影园灌者校订”字样,而乾隆间刊刻的《富贵神仙》传奇,其作者郑含成亦自署“影园灌者”,故学者认为他们是同一人。果如此,则积石山樵与郑含成应同为乾隆时代人。本剧分上下二卷,共16出。故事发生朝代未明言,然据剧中人物官职名称等,可知为明代。   剧本叙真州人雍时陈任睢宁县学教谕,受到知府孙阳赏识。一日他与夫人贵氏同游城中文昌阁,小憩时睡去,梦见奎星显灵,现出云蟠金字诗句曰:“大展联元手,荣披一品衣;天恩流海甸,今古教中稀。”不久,孙阳升任礼部主客司郎中,奉旨主试,雍时陈此科应试,被孙阳取为会元,又被钦点状元及第,授职为翰林院修撰。时安南国王派使者至中国请求给赐封号,朝廷议定派孙阳为正使、雍时陈为副使,前往安南国传旨封王。孙、雍在临行时进行祭海,祈求天妃娘娘护佑。众海神水卒在接到天妃移文后,齐心协力,护送使臣顺利到达安南国,封安南国世子为王。完成使命后回朝复旨,朝廷嘉其有功,设宴庆贺。雍妻贵氏原在真州故里居住,后携子雍继贤至京,曾绣一尊奎星像供奉于堂中,时陈归来后与妻子相见,谈及当初梦兆,如今皆得以应验,于是全家向奎星神像顶礼致谢。本剧中天妃出场在卷下第三出“祭海”。当孙、陈出海时,祭祀天妃,祈求保佑。剧中迎神情节,乃是一段歌舞场景。当“旦贴舞上跪介”道“禀大人,风脚已转,伺候迎神”后,众人忽然见“风脚转顺”,感觉“真是异事”。待“旦贴舞跳介”出时,就是“天妃娘娘驾到”了。此时“众整严介”,“杂旦扮仙女,旌幡、羽扇拥老旦,星冠绯袍扮天妃上,立场后。高处细乐。仙女散灯介。下”。接着是:   [旦贴舞,拜介]天妃娘娘显圣,散神灯引路也。   [外众仰望介]生:水天际处,果然有无数火光,隐隐来往呢!   [合]似珠光捧出鲛人,疑星彩化从仙叟。料非阴火,重燔熺炭,照破潜幽。    继而是南海神海若出场,表示“二位大人,至诚感神,海若自然效顺”。    本剧唱词甚多。如在祭天妃时,不但有“旦贴打鼓执茅舞跳迎神介”,且有《迎神曲》云:    旦旭日兮曈曚,神鸦片起兮云中。荐余醑兮桂浆,捐余璧兮鲛宫。云冥冥兮波茫茫,神之来兮元鼍以为梁。导前路兮高驰翔,余往从之灯煌煌。    在卷下第四出“神柔”中,妈祖部将纷纷出场。先后有“黑面长须”的海若祝良、“双髻粉面”的海童、“盔甲执戈”的天吴、“赤面红须”的南海龙伯、“粉面绣身”的鲛人、“花面虬髯”的罔象,还有“飘巾羽衣驾云车”的风伯折丹、著宫衣的风神十八姨以及“骑龙马”的赤松子、屏翳、张元宾、雨师等等神仙,他们都接到了“天妃移文”,知晓“天朝使臣册封安南,船中载有圣主宝敕,惟恐海上风雨不时,著我等一路护送”。众神在天妃的指挥下,协力把册封使护送到了安南国,使他们顺利完成了册封安南卌世子为王的任务。  本剧天妃乃是一位统领天界、指挥群仙的天神形象。她忠于职守,善于调度,巡海护航,帮助中国使臣顺利完成一项重要的外交任务,其形象与《奉天命三保下西洋》中的天妃有异曲同工之妙。    六、清代传奇《天风引》中的天妃   《天风引》是晚清女剧作家刘清韵著《小蓬莱传奇》10种之一。刘清韵(1842-1915),字古香,生于江苏东海县(今属连云港市),1859年嫁给沭阳才子钱德奎,1867年随夫南游杭州,与著名学者俞樾结下师生之谊。著有《小蓬莱传奇》、《瓣香阁词》等。女作家剧作以想象瑰奇,词风清新而为时人所赞颂。    《天风引》共10出,演绎的是《聊斋志异》中的《罗刹海市》故事。但此剧男主角已由小说的马骥改为福建莆田书生马俊。马俊字龙媒,生在莆田的一个商人家庭。他虽然“风神俊爽,才调纵横,文坛夺帜”,但在父母的安排下却弃儒从商。不料,他第一次出海经商便遭遇风暴,但马龙媒不在劫数内,天妃娘娘令水卒护送他至大罗刹国。那大罗刹国执戟郎对他盛情款待,并举荐为官,可是该国以美为丑,以丑为美,马俊一次醉后,偶然戏涂花面,竟然被认作美男子,官至下大夫。在朝中,他明白了“花面逢迎,世情如鬼,举世皆然,又岂特一罗刹国乎”的道理,决意辞官不做,找机会返回故乡。这时,他偶然结识了龙王东阳君的三世子,旋即因一篇《海市赋》博得了东阳君的欢心,被招为驸马。游海市时,他托人带信去莆田,其父母始知他在世。最后马俊接来父母双亲,一家团圆,共登仙界。    《天风引》情节离奇,许多细节和李汝珍的《镜花缘》有异曲同工之妙,富有传奇色彩,又颇见象征意味。妈祖的出场在第三出“飓变”。   先是小生扮龙王水将出场。唱道:   漫言海上风涛险,若比人心似掌平。  须知险境由心召,人若心平浪亦平。     然后是水将自报家门云: 小生龙王驾下水将是也。为何说这几句?只因今日海面小有劫数,适奉天妃娘娘法旨,内中有个马龙媒,不在劫数,令小神率领水卒,护送他到大罗刹国,另有处置。 接着是鱼、虾、蟹、鳖四水卒领旨护送马骏去大罗刹国。在航程途中,水卒和马生遇到了飓风。“涌起洪涛万丈,更风添浪猛,浪助风狂”。许多船只,“先前还随波起落,此刻竟被浪打的影儿也没有了”。在此危急关头,众人“齐声念佛,喊天妃娘娘救命”,当“舟覆”时,有“扮客商舟子上,呼号浮泛下。小生领水卒拥生绕场下”。这表示马龙媒得救了。此后的剧情,主要是马龙媒的故事。 本剧中表露出许多独特的女性剧作家之女性观、情爱观和婚姻观。天妃形象,虽然没有正面出场,但天妃救马生作为故事情节的过渡,既具有浪漫主义韵味,又凸显出女神一贯的护海济人品格,增加了故事的神话色彩和亲和感。而把主角马俊定为“福建莆田人氏”,作者应是受了海上女神天妃妈祖原籍福建莆田的影响缘故。    七、清代传奇《一封书》中的天妃 清代传奇《一封书》,又名《剑双飞》,清丁钰撰。丁钰字号不详,江苏长洲(今苏州)人,清康熙中叶在世,戏曲作家。本剧中因写魏允中作书达父,以救姜鹤,故名《一封书》,又写天妃示梦并赠双剑与金銮、姜鹤,最后又收回双剑,故又名《剑双飞》。本剧原本目前虽已失传,出目不详,但是近代武进人董康的《曲海总目提要》卷二十四中却有详细的剧情记述。另有弹词《一封书》亦由此传奇而作。  剧情写唐代天宝年间苏州人金銮,字咸和;南昌人姜鹤,字鸣皋,他们皆少年贵胄。金銮为文生,姜鹤则习武。这一年,他们结伴赴京应试。至河口,同宿天妃庙。夜里“天妃示梦:銮,文曲星;鹤,武曲也”。两人各带佩剑,天妃遂命侍女各以宝剑易之。并赐他们诗偈曰: 宝剑赐金銮,今科文状元。金姜为宰相,杀却叛臣安。 宝剑赐姜鹤,状元乃武曲。 金姜联昆玉,杀却叛臣禄。 二人醒后相吿。所梦情节及天妃娘娘诗偈竟完全相同。再看所佩之剑,也与先前原剑不同,二人知道得到天妃的神助,于是结为兄弟,一路同行。将到京城时,遭遇盗贼陈小二,在道上抢劫。姜鹤拔剑抵抗。盗贼败退。此时适逢知州钱命根至。陈小二反诬指二青年为盗贼。于是金銮、姜鹤被捕下狱。姜鹤以金銮家有老亲,挺身独承其罪而使金銮脱身。金銮以唱歌乞食,给狱中姜鹤送饭。时有相国公子魏允中,闻金銮所歌甚哀,询知原委,且知为通家,遂给予接济。知州昏聩,竟把姜鹤当作真盗,立案报部,判处斩刑。因允中之父为冢宰(宰相),故金銮向允中求救。允中为作家书一封,送达父亲手中。冢宰以令箭急驰至州,使姜鹤得以出狱,并与金銮、允中相见,三人遂结为“性命交”。真盗陈小二等亦终被正法。其时李白为试官。金銮、姜鹤应试,分别高中文武状元。安禄山造反,四方吿急。朝廷命姜鹤为范阳提督征西大将军。时唐明皇专宠杨贵妃。国舅杨国忠擅权。金銮因弹劾杨国忠,被下狱。姜鹤率师讨贼,连战皆捷,平定安禄山后,奏凯还朝。因知金銮触怒杨国忠无法营救,而派李猪儿去刺杀杨国忠,救出金銮。姜鹤为他奏辩寃情,金銮得赐为学士,姜鹤则封为定番侯。时魏允中已中进士,授官翰林。金銮、姜鹤各以所佩宝剑赠予允中,以报恩德。不料双剑忽然都腾空飞去。金銮已有妻而姜鹤未娶,于是允中把其妹许配姜鹤。二人又乞假还乡省亲。经过天妃庙时,又各虔诚地向天妃拜谢,感其护佑和恩赐。 《曲海总目提要》末尾还有一段根据《唐书》的史事考证。如谓“杨国忠随明皇幸蜀,为六军所杀;安禄山之死,则李猪儿刺杀之”等。实际上本剧内容全系虚构,如李白为试官,选拔文武状元等情节,纯属无稽之谈。宋代的天妃,也不能出现于唐代。不过,作为戏曲,这种时空错乱、人物踳杂的情况却也不奇怪。由本剧情节来看,天妃出场在前半部。她的形象是神通广大,辅善除邪。对正直善良的俩青年赠剑赐偈,给予无私护佑,神助他们“杀却叛臣安”、“杀却叛臣禄”,平定安史之乱;对恶人陈小二、叛臣安禄山等则予以惩罚,这些情节都表现出女神除恶扬善及对国家的忠信情怀。 莆田学院妈祖文化研究所    LIUFUZHU@126.COM    电话:0594-2680423  0594-2638301


《妈祖文化网》妈祖个人域名 www.mazu.name 《中国林氏宗亲网》www.04138.com 旗下公益分站  站长:林清标   手机:13727944447   QQ:9796964  邮箱:lin@lim.cc

粤ICP备8880413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