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祖传说

虎岛妈祖的传说

时间:2012-12-5 18:29:26  作者:  来源:  查看:166  评论:0
内容摘要:妈祖是海洋的保护神。妈祖的庙宇多建于海边、港口或渔村,信众多为海洋运输与耕海作业的群体。但在陆丰,却有一处妈祖宫庙建于内陆山村,既不近海也不临河,而且数百年来香火旺盛,这就是位于今陆丰河东镇欧厝村的虎岛天后宫。为什么在接近山区的虎岛会修建这座妈祖宫?话题还得从明朝初年陆丰一宗假探...

妈祖是海洋的保护神。妈祖的庙宇多建于海边、港口或渔村,信众多为海洋运输与耕海作业的群体。但在陆丰,却有一处妈祖宫庙建于内陆山村,既不近海也不临河,而且数百年来香火旺盛,这就是位于今陆丰河东镇欧厝村的虎岛天后宫。为什么在接近山区的虎岛会修建这座妈祖宫?话题还得从明朝初年陆丰一宗假探花案说起。    明洪武元年(公元1368年),天下初定,朝廷召贤科考,当时虎岛附近的高田村有一举子佘郎进京应试,他人才俊秀、文采飞扬,被朱元璋钦点为探花。佘探花回乡省亲途中误投贼店,贼首诱出其身世及家乡各项情况之后,将其杀害,盗其文牒和探花名号,纠集众贼徒,鸣锣打鼓列队来到高田村,当夜以拜谒先祖为由住进祠堂中,不见家人。并要求其父母第二天清早去玄山拜佛谢恩,于半路上将其杀害,再诱迫佘郎之妻吴氏就范为压寨夫人,数百名贼众另在村外高坡上修建贼寨,设为兵营。    这伙贼徒为非作歹,放哨的贼兵在高山上上瞭望,一旦发现大路上有红轿(当地娶亲的新娘轿),就强抢进寨过夜;看到田野有耕牛就强抢进寨宰杀,还以探花爷的名号向四周乡里摊派粮食、银饷;总之坏事做绝。当地百姓忍无可忍,上书对其恶行进行控诉。当时陆丰还未设县,隶属海丰县管辖,县城距此地百里之遥,再加上被告乃天子门生,草率不得,只好将案情向上汇报。朝廷接到这一情况后,差四名锦衣卫会同知县一同来到虎岛过问案情。这假探花一口否认自已罪行,并施以金银珠宝贿赠官员。这帮官员在虎岛住了几天就要回去。可贼首暗想,若这帮官员回京把这里的情况向皇帝禀报,如与认识真探花佘郎的官员一核对,不就露馅了吗?于是,在路上设伏,让知县一路上马回衙,而把四名锦衣卫在半路上杀掉了。    朱元璋久久不见官员回报,一日早朝同众官员提起这事,朝中有新科进士罗生奏道:“ 敝职与佘探花赴考时相交甚笃,他的为人我略知一二,怎会做出这等事来?时下南疆海边一带有残匪为害,探花是否被恶人所挟?臣愿前往探个明白。”朱元璋准奏,封罗生为按察使,择日前往陆丰。    罗生系潮安人氏,与佘探花乡音相通,生性机警。他感到事有蹊跷,于是不带随从,不亮旗号,装扮成测字算卜的先生,单身直奔陆丰。他先在周围为村民算卜,所到之处均听到探花府的恶行,并得知探花府有众多兵马,罗生更觉不对!佘探花尚未封官,皇帝并没有派兵给他,何来这一群悍兵恶将?可佘探花的妻子吴氏仍旧在,日日花枝招展,一派夫贵妻荣的架式。是探花变了,还是为他人所挟持?还是其它什么原因?得进府一探方能明白。于是罗生径直来到探花府侧门,手敲小锣,高吆算命测字。    想那探花府内乃一群刀刃上舔血的恶人,今天不知明天的命运,算命问卜他们最看重。于是请算命先生进去,从官到兵问个不停。这群兵所操的乃福建一带的口音,不是陆丰当地人,罗按察使心里已明白了几分。看到外面喧哗,假探花出来看个究竟,众贼兵看见贼首出来都鸦雀无声。罗按察使转首望去,并不认识,贼兵中有人介绍,这位就是府上的探花,也来兴了,引罗按察使入厅,请他为自己和夫人算一卦。罗按察已知就里,但不露声色,认认真真地为他们算命,说一些“忍口舌,少生气,今秋有小动,明春遇贵人”之类的行话,说得假探花夫妇皆大欢喜。罗按察使乘机告辞,刚到门口,府门中一条乌黑油亮的大狗立刻大吠不已,罗按察使并不在意,农村遭狗吠,这是很正常的事,主人把它吼住也就算了,可听到狗吠,假探花却暗中仔细打量起这测字先生,但未发现可疑之处。可后来假探花越想越不放心,因为他养的这条狗很邪,只吠官不吠贼,若是有贼来偷,它懒得去管,若是有官员出来,它大吠个不休。前次朝廷已派来钦差,说明已引起朝廷的注意。今日宁可错抓,也不可错放。于是差贼兵暗中跟踪测字先生。入夜时已将他抓来,关到地牢中。 这地牢处于探花府围墙边,丈八见方、深约一丈,顶部全部盖平,上面堆放草垛和假石,门道就由这假石压住,很是隐蔽,外人很难发现。罗按察使被关在里面,两三天滴水未进,但他临危不惧,凭借石缝向外观察,发现每天下午有一村姑来草垛取草做饭,这村姑相貌良善,从衣着看是探花府的佣人。他见四周没有人,就轻声叫这村姑,向她讨点水喝。村姑先是一惊,但随即回过神来,装着弯腰折草蹲在洞口向下察看,发现是前几天进府的算命先生被关。于是不动声色,回厨房拿两个熟蕃薯和一碗水装于泔水桶中,上盖一些猪食菜,提到草垛边,偷偷塞进洞中,此后,每天喂猪时她都带点给罗按察使吃,而寨中贼兵早就把罗按察使给忘了。    地牢只有一个尺来见方的洞口,用大石压住,且四周有贼兵把守,罗按察使冥思逃脱之计,突然听到远处有货郎叫卖的声音,眼前一亮,心想机会来了。在村姑再次给他送饭时,他吩咐村姑向货郎买一把白纸扇,咬破手指,在白扇上写下血书,把探花府的恶行、兵力分布情况写清,奏请朝廷发兵剿灭。然后交代村姑把扇转交给货郎,再由货郎尽快送到海丰县令手中。罗按察使与村姑言明。此事至关重要,恳请货郎务必尽力做到。在血书中还写到“寨中诸贼尽该杀,唯立灶上举饭滤者为功臣。”同时交代村姑日后有官军来剿,你不用逃藏,站于灶上举饭滤即可平安。村姑很机智,把扇带给货郎,并晓以利害关系。这货郎姓郑,潮州人氏,为人忠厚善良,对探花府的恶行早有所闻,亦深恶痛绝,接到村姑这把血扇,二话没说,收起货担,连夜到海丰报案。    海丰县令接到这情报,深知案情重大,八百里加急飞报朝廷。朱元璋获悉,马上调兵谴将,从五华、惠州、潮州三路起兵围剿探花府,按罗按察使血书中所提供的线索,先袭击探花府外的兵营,然后包围探花府,数百名匪贼无一漏网,尽被诛杀,贼尸乱葬于青山仔、旗山和探花府内地牢等三处。案破之时,罗按察使却被匪贼所害。村姑与货郎剿贼有功,皇帝听来有理,于是赐他良田万顷,货郎夫妇叩首谢恩。可这万顷良田是一百支玉签,一支玉签一百顷田,由官员陪同,货郎把签插到哪片田上,哪片田就归货郎所有。插签那天,四周田主都来到现场,刚要插签,田主就向货郎求情:“我一家仅这几亩薄田,你把它插了,全家将无法活了。”要插那大户人家的田,田主也发话:“郑货郎,当日你来我村做生意,食茶喝水我都没有亏待你,今日你得皇恩封赐,做人得讲良心,这田地插不得啊!”就这样,整整三天都没有插出一亩地。他一路向北走,到距离田地百里之遥的大安新埔仔地界,这里已没有田了,只见四周大山围着一个大水潭,郑货郎心想,天底下哪有一片田是没主的?再走下去也不会有结果。可皇帝赐的签得插了才能复旨,于是他对陪同的官员说:“就插这片水潭山地好了。”然后奋力一掷,把所有的玉签都掷到水潭中,这水潭现叫大掷潭。接下来,这官员就要丈量、记录,可这片地没有名,天色也晚了,商量明天来登记。没想到当夜下大雨,山洪暴发,把那些玉签都冲到下游去,且是顺着天意分散停在那些为富不仁的地主老财的田上。第二天官员外出寻签登记,郑货郎真的获良田万顷。     却说那被剿杀的数百贼兵鬼魂,日夜都在叫冤。当地村民请来和尚、道士超度都无法解决,当时便有人提议请妈祖来镇妖。于是当地高田村、欧厝村群众自发于洪武三年(公元1370年)在探花府地牢的乱尸坟上修建起虎岛妈祖宫,祈求妈祖的法力镇住妖魔,靠妈祖的慈爱超度灵魂,保一方安宁。供奉起妈祖神像之后,此地就平静了。唯有探花之妻的魂还在叫冤:说一生侍二夫岂是他所愿,如我夫君在世,又岂能沦为贼妻,自认是受害者,被官军所杀,死得冤。妈祖也不与她对辩,而是度来侦破此案的罗按察使。罗按察使质问吴氏:“当日贼首进村,别人不知他之真假,难道你连自己的夫君都认不出?身为贼首之妻,穿金戴银过着淫乐的日子,哪有生出一丝想念前夫的悔意。假探花杀你公婆,你也不闻不问,如此不忠、不仁、不义、不孝之人杀之有何冤可申?”吴氏无话可说。从此不再作孽。     从洪武三年(公元1370年)建宫至今,虎岛妈祖庙香火旺盛,与其他妈祖宫不同的是宫中除供奉妈祖和顺风耳、千里眼之外,还有一个明朝官员打扮原神像,他就是罗按察使。而郑货郎与村姑成婚后传下后坎村一族,至今 嫡裔约有数万人,分居于后坎、东海、碣石、金厢、八万、大安及海丰、广州等地,枝繁叶茂,成为陆丰的一大望族。  (银华  永欣  郑少笑)


《妈祖文化网》妈祖个人域名 www.mazu.name 《中国林氏宗亲网》www.04138.com 旗下公益分站  站长QQ:9796964  邮箱:lin@lim.cc

粤ICP备88804138号